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沉浮的博客

高中生,副教授,学无成,术不够,高不攀,低不就,促和谐,争上游,讲诚信,无所求。

 
 
 

日志

 
 
关于我

从首都,赴口岸,由基层,到机关,搞专业,三十年,苦专研,重实践,求创新,谋发展。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敢死队”组建大揭秘  

2014-07-06 08:00: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一个月以来,不断有网友问我:“敢死队员真是自愿参加的吗?”“敢死队员是被逼迫的吗?”

    他们告诉我,@胡锡进 6月4日微博称,见到一对越作战老兵,讲他当年参加敢死队。晚上挑选出一批敢死队员,表决心,然后集中在一个大房间里,由两倍于敢死队员的士兵看着他们,怕有人跑了……
    胡锡进何许人也?查遍网络,才知道他是“环球时报”总编辑。我博客评论中经常有这样的人在散布污蔑、诋毁参战英雄的言论,但我一概置之不理。如果胡锡进是一个一般网民,他如此胡说八道、信口雌黄、子午须有道罢了,但他是所谓的“精英”,有一定的社会影响力,作为一位亲自见证敢死队选拔、训练、战斗,并独自一人陪伴21位敢死队员遗体度过一夜的老兵,我十分愤慨,我无法忍受他对我长眠战友的侮辱,我无法原谅他对我残肢断臂、至今艰难生活战友的亵渎,我无法宽容他对我们忠于祖国,无私奉献精神的鄙视······
(原创)“敢死队”组建大揭秘 - 老山魂 - shizhengde 的博客
第二突击队的英雄(此战斗小组共6人,5位牺牲)
 
    试问胡锡进:且不说你见到的对越作战的老兵讲什么有无其事,如果他讲你们家有汉奸、特务你也会在微薄中发表吗?如果他给他人讲你日嫖夜赌、吸毒贩毒也被发微薄,你也愿意吗?
      本博主1985年12月——1987年5月参加了老山前线对越防御战斗,荣幸的参加了1987年元月7日拔点战斗,特别是亲自见证了突击队(敢死队)选拔、训练和战斗的各个阶段,期间发生的每一件感人肺腑的往事至今历历在目。
      现在,就让我告诉你真实的敢死队情况吧:
      1986年10月许,圆满完成第一阶段防御任务的417团4连在休整期间,接到组织出击拔点作战的任务。
       按照作战计划,此次战斗将组成四个战斗分队:第一突击队、第二突击队、火力队、战勤队。
      第一突击队由31人组成,战斗打响前,他们中的12位战士将秘密潜伏在距敌人只有几米的位置24个多小时,战斗打响后,和次日晚也秘密潜伏到位的其他19位战友一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举夺取敌阵地。如果潜伏阶段暴露企图,将由偷袭转为强攻,用自己的鲜血和生命为后续战斗夺取战斗最后胜利铺平道路。
(原创)“敢死队”组建大揭秘 - 老山魂 - shizhengde 的博客
第一突击队全家福
前排左起:李国胜,王全有,马玉革,郭继额,都延成,霍卫军,张怀恩,刘志强烈士;
二排左起:郗文华烈士,董永安烈士,庞龙贵,李秋平烈士,付志宏烈士,宋飞,郑武军烈士,韩永明,严数军烈士;
后排左起:侯丙勤,王新华烈士,李向前,侯争锁,马占福烈士,冯延河,李秀栋,段世杰,李原玺,肖一波,马治军,任建庆,杨志庆,董永贵

      第二突击队由17人组成,主要任务是及时增援第一突击队战斗。
             火力队由若干人组成,主要任务是用各种直瞄火炮摧毁敌人火力点,支援突击队战斗。
        战勤队由若干人组成,主要任务是运送战斗中牺牲负伤的人员。
        毫无疑问,第一突击队是这次拔点战斗中最危险的分队,每一个队员将面临九死一生的考验,因此,加入第一突击队的战士是名符其实的敢死队员。
       胡锡进的微薄中说,“晚上挑选出一批敢死队员,表决心,然后集中在一个大房间里,由两倍于敢死队员的士兵看着他们,怕有人跑了……”尽管胡锡进的这条微薄核心用胡说八道、信口雌黄可以概括,特别是把突击队员当成了“壮丁”,需要“看守”以防“逃跑,但有一个词“挑选”还是比较准确。
    突击队员必须是精兵强将,不仅军事素质要特别过硬,而且要具有一往无前的英雄气概和勇于牺牲的奉献精神。
    组建突击队时,参加这次战斗的四连及其加强、配属分队的100多名全体官兵,纷纷写请战书坚决要求加入第一突击队,很多战士用血书表达自己坚定的决心。
     每一个战士都渴望加入突击队,因为大家不仅知道这是自己肩负的神圣职责,是义不容辞的义务,同时也知道,自己不主动承担,必然有战友会替自己去承担。在距敌人只有十几米阵地战斗经历了100多天生死考验的战友情使每一个战士都知道,生命最宝贵,战友情更高。当然,在那热血沸腾的环境中,不积极请战,也会被兄弟们视为“怕死鬼”,这是军人最大的耻辱,一生都无法见人。
     面对战士们如此高涨的战斗热情,为了既不挫伤战士们的激情,又能选拔最合适的突击队员,连队干部决定用“擂台赛”初选,然后再在支部会上最后决定。
    “我是党员,最危险的任务必须由我来承担!”
    “我是班长,军事素质最过硬,最艰巨的任务我来完成最可靠!”
    “我兄弟三个,我牺牲后父母有人照顾,没有后顾之忧!”
    ······
(原创)“敢死队”组建大揭秘 - 老山魂 - shizhengde 的博客
第一突击队指挥组(二位牺牲)
 
    擂台赛上,一声声铿锵有力的发言,一个个坚如磐石的意志,一颗颗赤胆忠诚的心灵,表达着敢死队员对祖国、对人民的炽热情怀。
    毫无疑问,每一个突击队员都是全连最优秀的战士,都是百里挑一的强者。他们必须是心甘情愿敢死队员,这不仅仅是为了保证战斗的胜利,而且也是为了尽力让每一个人员都最大限度的能够活着回来。
    陕西延安的副班长刘志强最初没有被选拔到第一突击队,他自幼失去父母,是哥哥姐姐们饱经磨难拉扯大的苦命孩子,连队干部不忍心让他再遭受磨难,然而他坚决不愿意接受这份照顾,“我不能给哥哥姐姐丢脸”,用血书表达自己坚定的决心。战斗中,为了保护俘虏的性命,献出了自己宝贵的青春。
    几乎所有的班长全部被选拔到了第一突击队,然而8班长崔义年却落选了,这位来自河北的战士像一头发疯的狮子一样跑到连部质问连长和指导员:“为什么没有我,是我没有他们勇敢?还是担心我没有牺牲的勇气和决心?还是我军事素质不过硬?······”说着说着,这位刚强的汉子委屈的哭着央求,“就让我进第一突击队吧!”
(原创)“敢死队”组建大揭秘 - 老山魂 - shizhengde 的博客
惨烈战斗瞬间
 
    坦率地说,崔义年是四连最优秀的班长之一,在第一阶段战斗中表现十分勇敢,但连队党支部特别把他留在战勤队当队长,就是考虑到既要夺取战斗胜利,也要保证每一位伤员和烈士都能及时抢运回来,以最小的代价,夺取最大的胜利。听了连首长的劝导,崔义年嘴上答应服从组织安排,但心中却依然不安,为此数日中一直和连队干部生闷气,他决心用实际行动为自己赢得战友们的信任和尊重。
    1·7战斗中打响后,我突击队伤亡十分惨重,崔义年带领战勤队员多次冒着炮火,踏着硝烟冲上敌阵抢运伤员,为抢救战友生命赢得最宝贵的时间。一次,当他背着一位伤员往救护所奔跑时,数发炮弹在身边爆炸,他一条腿被炸断,他全然不顾自己的安危,依然背着伤员匍匐前进,痛苦的表情下手臂顽强的向前伸展。这一刻,就发生在我的眼前。我眼睁睁的看着几十米外的他背着伤员匍匐前进的形象,如同看见了电影中黄继光舍身堵抢眼,看见了董存瑞舍身炸碉堡。这是我今生永远定额在心中的英雄形象,永远定额在心中的老山军人的形象,
    当我们迎上去把他和伤员抢救到救护所时,才发现他的一条腿从大腿处被炸断,战后这条腿就永远的离开了他的身体。借此机会,让我祝福残疾的崔义年战友永远幸福!
(原创)“敢死队”组建大揭秘 - 老山魂 - shizhengde 的博客
一条腿被截肢的崔义年战友(一等功)
 
    第一突击队的31名勇士中,王新华入选是最迟的一个。经过数月的模拟训练,战斗即将打响的关键时刻,第一战斗小组担任卫生员的四川籍战士突然发生重病,必须马上手术无法参加战斗,6连8班副班长王新华临危受命替补。王新华是我在6连当排长时我排的兵,在部队驻地,我们同住一个窑洞,在战区同住一顶帐篷,他每天给我打饭刷碗,无微不至的照顾我的生活,建立很深厚的兄弟情谊。在拔点连队蹲点进行战前政治思想工作的我,突然发现他在第一突击队时,十分惊愕,才了解到是他主动要求来当替补。1·7战斗中,王新华特别勇敢,在炮火中不断穿梭,抢救了18位伤员,在身带的急救包用完之后,又把包扎在自己伤口上的取下包扎在战友的身上,自己却因为失血过多昏迷了过去。当战勤队员把他送到救护所抢救时,身体还是热的他在我的怀抱中永远的离开了人间,后来我才知道,他最后一句话就是“喝口尿水”的愿望也没有能够满足······
(原创)“敢死队”组建大揭秘 - 老山魂 - shizhengde 的博客
牺牲在我怀抱中的王新华战友
 
    特务连喷火兵郗文华入选,还有一个小插曲。四连接受拔点任务后,要加强工兵连、特务连的部分兵种的战士作战,最初选拔的喷火兵并没有他,但听说同连、也是同乡的战友赵晓军被选拔上了,他想到赵晓军体质没有自己强,担心这位结拜兄弟出意外,坚决要求自己来替换,两位平时比亲兄弟还亲的战友,都因为担心对方的安危,都为对方着相还发生矛盾,最后郗文华告诉赵晓军:“如果我牺牲了,你每年给我烧纸钱,代我照顾好母亲”,这才平息了争执。拔点战斗打响前的十几分钟,在敌人的三发冷炮不幸直接炸在潜伏在敌人眼皮下的郗文华身上,这位战前特别渴望抓住一个俘虏,得到“一万元奖励”的英雄,还未能发起冲击,就献出了年轻的生命。
    政治处摄影员袁熙为了拍摄突击队员勇敢战斗的英姿,这位当时已经是甘肃青年摄影家协会会员,作品多次在全国摄影大赛中获奖的战士,不顾同事和团首长的再三阻拦,坚决要求参加突击队战斗,就在突击队即将出征时,团长还动员他退出战斗时,他毫不犹豫地回答:箭在弦上,怎能不发!在生命的最后一刻,照相机还紧紧的握在他的手中。
(原创)“敢死队”组建大揭秘 - 老山魂 - shizhengde 的博客
坚决要求参加突击队的摄影员袁熙烈士
 
    每一个突击队员,都有一部感人肺腑的故事,都用鲜血和生命谱写了一曲气壮山河的凯歌。把他们这种大无畏的英雄气概诋毁成被“抓壮丁”、要“看管,防止逃跑”,是失去人性的体现。
    诚然,我坦诚的承认,加入了突击队,并不意外着这些战友不怕死,确切地说,我的战友们是明明知道是去流血牺牲,但却依然义无反顾勇敢面对。我们并没有“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青照汗青”的豪迈,但我们有“我不下地狱,让谁去下地狱”的胸怀。第一突击队通讯兵郑武军把自己渴望活着回来的心声,写进了自己创作的歌曲“等到凯旋的那一天”,遗憾凯旋的队伍中永远也找不到他的身影,在战斗最激烈的时刻,他在电台被炸毁,身负重伤的情况下,挥舞手中的指挥旗,面向祖国报告胜利消息时,被炮火吞没了······
(原创)“敢死队”组建大揭秘 - 老山魂 - shizhengde 的博客
多才多艺的郑武军
 
    此事此刻,我耳边似乎听到当年模拟训练的间隙,突击队员齐声高唱“等到凯旋的那一天”的歌声,那种悲壮的豪情仿佛就在眼前,泪水潸然而下。谁不知生命的宝贵?谁没有幸福渴望?为了不暴露潜伏企图用“光荣弹”将自己窒息而死的董永安、奋不顾身扑向敌人机枪射孔的马占福、生命不息,战斗不止的李秋平······一个又一个英雄的形象不断在眼前浮现,我十分伤感他们英年早逝,但我更痛恨哪些丧尽天良诋毁他们的畜生!
(原创)“敢死队”组建大揭秘 - 老山魂 - shizhengde 的博客
马占福的请战书
 
    凤凰卫视前不久采访了1·7战斗幸存的5位突击队员:队长郭继额、班长李国胜、马治军、都延成和通讯兵宋飞,尽管关于采访的视频发在网络是在胡锡进的微薄之前,但我现在重新发在此文中,就当做是对胡锡进一个响亮的耳光。
(原创)“敢死队”组建大揭秘 - 老山魂 - shizhengde 的博客
凤凰卫视采访的四位敢死队员战斗瞬间

    1·7战斗的第一突击队的31位战友中,董永安、马占福、王新华、郑武军、付志宏、严树军、郗文华、李秋平永远的长眠在南疆的红土地,其余大多数战友都身负重伤,只有轻伤的郭继额、马玉革、李国胜、马治军、宋飞、王全有6位战友自己走下战场。战后,马玉革被中央军委授予“战斗英雄”荣誉称号,董永安被成都军区授予“钢铁战士”荣誉称号,其余人员除被破额提拔为排长的都延成、王全有主动让功外,分别荣立一等功和二等功。
    中越战争结束30多年了,媒体关于参战老兵的报道凤毛麟角,而关于参战老兵维权的消息却此起彼伏,有些地方甚至把他们当做维稳对象,这种卸磨杀驴的现象已经极大的伤害着老兵的心,胡锡进这样的“精英”还借机在参战老兵的伤口上撒盐,难怪他的微薄一发表,就被参战老兵骂的狗血喷头。
    下面是两位当年的突击队员看到这条微薄后的评论,其中一条是我的战友,参加1·7战斗的战友发的,从中可以看到参战老兵的愤怒。
(原创)“敢死队”组建大揭秘 - 老山魂 - shizhengde 的博客
英雄的敢死队员(此照片中四位牺牲)
 

 网友@欧阳先生评论发微博称:@胡锡进作为一家影响很大的报纸总编,讲话必须讲究导向,必须以事实为依据,不能胡编乱造。你造谣污蔑越战老兵,已犯大忌,也伤害了30万参战解放军特别是牺牲将士的心。我的老首长,湖南林科院正处干部,对越作战连指导员,一等战功荣立者廖明顺警告你,必须删除帖并向老兵致歉,否则后果由你自负!

  网友@北山南人发微博追问胡锡进称:说说敢死队老兵的番号如何?“由于此此次‘黑豹行动’为秘密偷袭,并不是所有战士都有机会参战,417团以4连为基础,从全团范围内进行选拔88名最为优秀的战士。选拔完了后,很多战士给领导送烟送酒,要求到前线去。我们八班长为了进第一突击队,跟连长、指导员闹矛盾……”

(原创)“敢死队”组建大揭秘 - 老山魂 - shizhengde 的博客
永远缅怀长眠南疆的战友
 
    去年以来,网络打击造谣者的声势很大,一些靠造谣、传谣的大V纷纷受到法律的严惩,胡锡进之流依然顶风造谣,理当被谴责。
       由于近期博主主要精力发起网络救助一位十分贫困的参战老兵,耽误了此博文的写作,今日完稿,以正视听。如果下一场战争真的来临,胡锡进以及其子孙不知有没有勇气加入敢死队?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