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沉浮的博客

高中生,副教授,学无成,术不够,高不攀,低不就,促和谐,争上游,讲诚信,无所求。

 
 
 

日志

 
 
关于我

从首都,赴口岸,由基层,到机关,搞专业,三十年,苦专研,重实践,求创新,谋发展。

网易考拉推荐

“轮番军演”如何“化剑为犁”?  

2013-08-10 06:34: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发表于《知识博览报》2013年8月8日)

 

一.中俄VS美日:军演背后针锋相对?

 

这些天,和平年代传来几许“炮火纷飞”的感觉。2013年8月3日,随着中国最后一批地面部队抵达俄罗斯,中俄“和平使命—2013”联合军演开始即将拉开帷幕。本次军演是历年以来最大的一次,将持续至8月15日,有超过1500人、包括20架战斗机和直升机在内的100辆军事装备参加行动。与此同时,在中俄之间的蒙古国,包括美国在内的多个国家参与的“可汗探索—2013”多国维和军事演习正式展开。来自蒙古、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法国、德国、日本、印度、印度尼西亚、尼泊尔、韩国、塔吉克斯坦、英国和越南等国的1000多名官兵参加了本次演习。该军演内容包括维和部队的指挥训练、人道救援等项目,将持续到14日结束。

 

而就在此前不久的7月5日至12日,中俄刚刚在日本海彼得大帝湾举行了海上联合军事演习。中国海军北海舰队和南海舰队中的4艘驱逐舰、2艘护卫舰和1艘综合补给舰和俄海军太平洋舰队中的各型水面舰艇11艘、潜艇1艘参加了演习。颇为“凑巧”的是,在距中俄演习地不到800公里的日本北海道千岁市的航空自卫队千岁基地,日美联合巡航演练也几乎在同一时间拉开帷幕。

 

应该看到,所有这些演习其实早已有之,“撞车”也有一定的偶然性。中俄“和平使命”演习早已有之,而美蒙“可汗探索”也自2003年就已开始。至于中俄海上联合军演,今年已是第二次,而日美在千岁基地进行的训练自2008年起实施,今年已是第六次。根据俄罗斯之声网站的报道,俄罗斯战略研究所亚洲及近东中心主任叶琳娜·苏伯尼娜认为,中俄军演是很正常的行动,并不具备全球性的目标。苏伯尼娜说:“本次演习表明,莫斯科和北京之间不仅仅存在共同的利益,也理解所面临的共同威胁。中俄之间现在没有矛盾,所有的边界问题在几年之前就已经解决。双方的合作不是为了反对谁,而是为了维系本地区的稳定。”

 

但也要看到,在这些接踵上演的军演的背后,确实反映中俄美日等几个大国间微妙的军事安全关系。对美国来说,中俄不但在历史文化、意识形态等方面迥然不同,而且最具备挑战美国霸权地位的实力,彼此间战略疑虑一直挥之不去。特别是近来的斯诺登事件,由于俄罗斯最终给予泄露美国“棱镜”监控项目的斯诺登为期一年的临时难民身份,美国方面十分恼怒。中国更不应说,由于发展势头强劲,已超过俄罗斯成为奥巴马政府眼中的头号战略对手。中俄与美国盟友日本之间也不省心,特别是俄日北方四岛、中日间的钓鱼岛纠纷几乎已成死结。特别是目前的中日关系,由于日本坚持不承认存在主权争议,中国则不愿在此情况下与日方进行首脑会谈,双边关系陷入关系正常化以来的最低点。

 

在这种情况下,此番轮流军演虽系早已规划好的项目,但背后以中俄为一方、美日为另一方的微妙安全关系也由此而体现得淋漓尽致。

 

二.东亚不能搞“新两极”

 

这种复杂的安全关系投射在东亚,使得这里的地缘政治显得更加错综复杂。与世界上的其他地方不同,东亚是一个地缘政治上非常特别的区域。一方面是经济上各国间的联系非常紧密,相互依存度非常高。以2012年为例,中日贸易额虽较前有所下降,但仍高达3336亿美元,中韩贸易额则达到2151亿美元。另一方面却是地区的政治安全一体化程度非常低,不但有朝韩间的长期对立,中日两大国也互不信任,地区内的国家竞相与地区外而不是地区内的大国展开安全合作甚至结盟。

 

这就使得东亚形成一种地区内外大国交叉联结的“准两极”格局。一极是美国及其拉拢的盟友或准盟友,特别是日本,所形成的同盟体系,另一极则是中俄之间的军事安全合作关系。虽然中俄没有结成正式的军事同盟,而且两国曾多次特意强调彼此间的合作不针对第三方。但无须讳言的是,无论是在全球性还是地区性政治安全议题上,两国拥有许多共同利益,不断增加的军事合作只是这种共同利益的具体体现。这一“准两极”格局由于中日两国的历史问题、领土争端、地区结构性权力矛盾以及日本国内日益右倾化等因素而显得更加复杂。特别是此一轮钓鱼岛争端爆发之后,日本千方百计把美国拉入争端,以“美日安保条约”为自己撑腰。这样,双边领土争端就与多边安全对峙之间形成一个恶性循环:既有的“准两极”格局使得双边领土争端更加纠缠难解,而双边争端又使得几个大国的安全关系更加复杂紧张,‘准两极’有变成“新两极”的风险。

 

但这对所有东亚国家来说都是极其危险的局面。在一个卷入了核大国的安全对抗中,谁都不可能成为冲突的赢家。而且,考虑到长久以来整体繁荣的东亚经济与该地区人民所享受的生活水平,为这种冲突所付出的代价无疑极其巨大,而且很不理性。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确实不能对轮番上演的各方军演以平常心待之。在缺乏有效安全合作的“准两极”格局之下,这些军演是加强自身安全、巩固与盟友或准盟友间安全互信的重要途径。但也正是由于缺乏有效的地区安全合作机制,你来我往的军演也可能造成潜在对立国家间在安全信任上的进一步下滑,甚至在造成潜在的紧张。

 

在这方面,美国及其盟友应该承担更大的责任,因为美国主导的双边盟友体系是冷战时遗留的产物,也是当前东亚地区仍然未能建立起地区安全机制的最大障碍。冷战结束之后,美国出于不愿退出东亚地区的利益考虑,延续而不是废弃这些双边同盟,并将中国作为其新的潜在遏制对象。特别是奥巴马上台以后,在重返亚太或亚太再平衡战略的名义下,进一步强化了其双边同盟体系。鉴于日本、韩国间也存在历史问题与领土争端,美国还尽力撮合这两个盟友间的关系。但在如何与中国建立新的安全关系方面,美国却常常显得疑虑重重。在这种情况下,中国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特别是保证自己的主权利益不会受到美国及其同盟体系的讹诈,自然不得不向外部寻求安全上的平衡。虽然中国坚持不结盟的政策,但这并不妨碍建立各种灵活形式的战略与安全的关系,中俄战略合作关系以及“和平使命”等演习就是这种情况下的产物。

 

如果美国的决策者有足够的战略远见,就不应该继续强化其双边同盟体系,从而导致对美国自己也没有好处的东亚“新两极”格局。而对那些与美国结盟的东亚国家来说,也应该意识到只有建立地区的政治安全合作机制才是自身利益的终极保障。美国终究不是一个东亚国家,如果危机甚至冲突果真到来,美国首要考虑的是其自身利益而不是为了这个地区的任何一个国家的利益。

 

现在应该是东亚国家好好考虑提升安全合作而不是深化安全对抗的时候了。对这个曾经饱受战火跳跃蹂躏、现在也仍然处于冲突阴影下的地区来说,最理想的场景不是两个阵营你来我往的军事演习,而是这个地区所有国家一起共同合作、化剑为犁!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