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沉浮的博客

高中生,副教授,学无成,术不够,高不攀,低不就,促和谐,争上游,讲诚信,无所求。

 
 
 

日志

 
 
关于我

从首都,赴口岸,由基层,到机关,搞专业,三十年,苦专研,重实践,求创新,谋发展。

网易考拉推荐

日本的战后教育与社会③:社会的“粗大垃圾”与高龄化“团块人群”  

2013-07-18 08:19: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日本的战后教育与社会:“团块世代”与日本民族的“春夏秋冬”

 

(注:本文为《看历史》杂志6月份的一篇特辑专稿,原文太长,分若干次在博客贴出。)

 

一:民族之春:诞生于日本战后婴儿潮时期的“团块世代”:

http://tang-xinzi.blog.163.com/blog/static/127089339201361181916849/

 

二:民族之夏:日本高度经济成长期与“团块世代”文化:消费、竞争、抵抗、消费:

http://tang-xinzi.blog.163.com/blog/static/12708933920136167122491/

 

 

●  “年功序列”的公司人类、“泡沫消费”的主力军

 

失败的学生运动,令出生于日本战后不知战争与饥饿的“团块世代”,第一次品尝到失败的挫折,这一充满时代感的伤痛,令绝大部分“团块世代”从梦想中清醒,从此转型为不问政治、埋头苦干、努力升迁的“公司人类”。

 

1986年,日本迎来“泡沫经济”的鼎盛期。东京地价高腾、企业利益倍增,日本全土处于一种经济盛况的狂欢之中。

 

“团块世代”成为公司人类的时期,也是日本企业的终身雇佣、年功序列最为普及的时期。为了强调平等以及团队意识,企业按自行规定的序列,随着员工本人的年龄和企业工龄的增长,每年逐步提升员工工资与职务。它与日本公司的终身雇佣制互相捆绑,让那些不那么冒尖的人,或是能力较差的人,也能在这种强调平等秩序的人事制度下,拥有一份终身保障。

 

在这样的年功序列制度影响下,步入中年的“团块世代”,大都升迁到公司的中间管理职,为了平等解决“团块世代”的升迁问题,企业内部不得不追加许多可有可无的管理职位,例如一个部门内,会出现N名享受同一待遇的副课长、准课长等职务。这样的制度模式下,带来的是中间管理职的过度臃肿,以及典型的“日本式大锅饭”。孕育出的是安于平庸、缺乏冒险精神和创造活力的公司人类。而“团块世代”无疑是这一公司人类的最典型代表。

 

只是,在泡沫经济的鼎盛期,这一平等中的不合理制度的劣势,完全被掩盖了起来。步入公司中间管理层的“团块世代”,成为社会与企业的中流砥柱,也成为泡沫经济的最佳推手、与泡沫消费的主力军。东京银座、六本木等高级俱乐部和酒吧,是他们常去的消费场所,深夜等候他们回家的出租车,在大街上排成长龙看不到尾。

 

据当时的日本媒体报道:1986年4月,日本从意大利进口了1万2000千日元一双的丝袜(约RMB1000元左右),一个月的时间内便卖出了2万多双。而当时全球白金生产量大约为100吨,其中7成以上为日本所购买消费。而这一消费的主力军,便是人到中年、经济富裕、收入稳定的“团块世代”。

 

泡沫经济所带来的泡沫式消费,将“团块世代”的人生推至巅峰,也令整个日本社会产生出一种泡沫盛世的错觉,有人甚至认为:只要日本人愿意,可以买下整个夏威夷、买下整个纽约。

 

 

 

三:民族之秋:社会的“粗大垃圾”与高龄化“团块人群”

 

“所谓民族生命力这种东西,就是一种时代的产物罢了。”

 

正如文章开篇所引用的小说《团块世代·民族之秋》中的对白那样,在泡沫经济的极度狂欢之后,迎面而来的,是泡沫的崩坏与破绽。

 

进入90年代开始,日经平均股指从1989年年底的38915点的最高纪录,遽然跌破20000点,日本的经济好景急剧后退,开始进入第一个“失去的十年”。

 

泡沫经济的毁灭带来雇佣恶化,日本公司开始出现大量的变相裁员,不少公司职员被以“社内调动”的名义发配到下属子公司或关联企业。据不完全统计,泡沫经济崩坏之后,日本企业的“社内失业者”高达400万人之巨。年近50、体力衰退、在年功序列制度影响下,安于现状、失去活力与创造能力、习惯了日本式大锅饭的“团块世代”们,成为首当其冲的被裁员对象。

 

至今为止一直支撑着战后日本的劳动力市场与消费市场、曾经带给日本社会无限活力的“团块世代”,随着日本的经济衰退,也开始变得年老力衰,似乎就在一夜之间,忽然成为了日本社会的“粗大垃圾”。

 

进入21世纪之后,受全球经济影响,日本继续进入下一个“失去的十年”。而2007-2009年,年满60的“团块世代”们,迎来了他们的人生退休期。超过200万以上的高龄人群,忽然之间一口气全都变成靠退休金和养老金生活的老人,这无疑给经济不振的日本雪上加霜。就如同文章开头所提及的堺屋太一的时代预言小说《团块世代·民族之秋》所描绘的那样, 21世纪的日本,因为人口高龄化,日本政府正面临养老金制度、医疗保险等社会保障制度的深刻危机。

 

2012年,日本内阁府公布了一份日本高龄化社会的调查统计报告,这份报告显示:

至2011年10月1日止,日本总人口为1亿2,780万人,其中65岁以上高龄人口为2,975万人,占到日本总人口的23.3%。并且,随着少子化与超高龄化的推移,预测到2060年,日本的65岁以上的高龄化人口比率将达到39.9%,75岁以上的超高龄人口比率则将达到26.9%。也就是说,未来五十年后的日本,每2.5人中就有一名65岁的高龄老人,每4个人当中就有一名75岁以上的超高龄老人。

 

而目前占到日本总人口比例23.3%的65岁以上的高龄人口,正是战后日本婴儿潮时代出生的“团块世代”。他们在日本战后经济复苏的春天诞生成长、在高度经济成长期的夏天度过他们的人生旺季、并在日本泡沫经济破灭经济衰退的秋天,步入他们的人生晚年。他们曾经为日本的经济复苏贡献青春与活力,而现在他们的超高龄化,将带给日本社会冬天般严峻的考验。

 

在经历失去的二十年之后,日本将如何面临整个国家与民族的冬天呢?冬天过后,民族之春将何时再来临?这一切,只有未来才能给出答案。

(完)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