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沉浮的博客

高中生,副教授,学无成,术不够,高不攀,低不就,促和谐,争上游,讲诚信,无所求。

 
 
 

日志

 
 
关于我

从首都,赴口岸,由基层,到机关,搞专业,三十年,苦专研,重实践,求创新,谋发展。

网易考拉推荐

让房叔房妹们来得更猛烈些吧(陈杰人)  

2013-01-06 08:00: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此前被曝同时拥有11套房的上海市某女,其身份被挖出系河南郑州市二七区原房管局长翟振锋之女儿,经网络媒体紧追不舍,翟家通过多立户头、分散拥有29套房的事实被渐次挖出,媒体最新消息说,当地检察机关已经对翟振锋立案调查,原来,翟振锋家四口人共有八个户口,原来共有29套房产,已经卖了7套,目前还有22套。

一方面是揪出腐败分子之后的欣喜,但另一方面,也有反腐败引发的隐忧,据《京华时报》的报道,就在昨天,该事件的爆料人透露,他遭受了死亡威胁。(见http://news.163.com/13/0105/04/8KE8NNQR0001124J.html)

翟振锋家的房产大起底,是最近一段时间以来通过网络揭露的官员腐败嫌疑的典型案件,近期,各地陆续涌现了一些“房叔”、“房婶”、“房妹”,他们的共同特点,就是本身并无经营生意,要么是官员本身,要么是官员家属或特定关系人持有财产来源不明的房产。凭他们的工资,别说购置或修建多栋(套)豪宅,就是买一套也不容易,所以,这里面存在的腐败嫌疑是确定的,至少有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的犯罪嫌疑。

事实也证明,那些已经被曝光的房叔、房婶、房妹们,没查之前都是“孔繁森”,一查就变成了“王宝森”,回顾过往,没有哪个房叔没被查出问题。

于是有人开始担心甚至忧叹,希望类似的事情少出几个。在一些地方的领导者心里,甚至担心本辖区再出现此类现象。因为,这种现象一出,不仅会挖出腐败官员,也会吸引舆论视线,影响该地形象。而一些评论者也在文章中发出了“让房叔少一些、更少一些”的呼吁。

可问题是,基于中国当前腐败泛滥、权钱交易渗透到体制内每一个毛孔和细胞的现实,那些还未被揭露的房叔、房婶、房妹们,已是多如牛毛,这种遍地腐败的客观事实,不会因为媒体曝光少就会自动减少,相反,媒体监督尤其是网络监督退一篙,腐败就会反弹千寻。从这个意义上说,我希望房叔房妹现象来得更猛烈些,至少在一段时期内应该来得更猛烈些。

如前所言,首先,房叔房妹是腐败横行的表征,是已然存在的客观事实,它不会因为媒体曝光少就会自动减少。更重要的是,基于当前中国的各种制度,腐败者,尤其是中下层官员中的腐败者,其通过腐败所捞取的不义之财,往往以购买房屋等不动产作为首选处置方式。事实证明,房屋、手表、名烟名酒和情妇,已经称为中国腐败官员的常见特征之一。前不久网络媒体热衷“表叔”现象,正是同一个道理。

其次,调查房屋等不动产,是民间反腐的最便利途径之一。当前,官员的权钱交易越来越隐秘,别说是普通的老百姓或记者,就是拥有调查特权的检察官或纪检官员,要想掌握权钱交易的行为证据都很艰难。但是,根据物权法等法律规定,房屋等不动产,需要实名登记才产生物权效力,又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和有关房产交易、查询制度,不动产登记的基本信息,应该是公开、透明且可供查询的。基于此,任何人想去调查某个官员的家庭财产信息,首选就是调查他和他家的房产。

通常来说,一个官员在当地总有很多熟人,熟到了解他家的子女、教育、财产等基本状况,按图索骥,将其家族成员的名字在有关部门查个遍,有没有问题就容易发现了。当然,像郑州市翟振锋这样的房产现状,也算是比较狡猾的了。不过,只要承认、支持民众和媒体的此类反腐败调查,不管腐败者多狡猾,终究经不起挖掘的。

这次郑州房妹被曝光后,爆料人居然遭受了死亡威胁,这事说明,在反腐败的领域,尤其是在无职无权的民众和腐败官员的斗争中,反腐者还面临诸多危险。这固然需要执法机关对民众的保护,但更重要的,还是需要全民联动,多曝光多揭露腐败线索,才能形成强大的反腐联盟,也有效遏阻腐败者的嚣张气焰。

鉴于各地官员隐藏的房叔房妹很多,笔者建议各地的媒体朋友,不要把精力过于集中到特定几个房叔房妹身上,大家不如分头行动,发现更多的房叔房妹,只有当一两家媒体撬不动的时候,其他媒体才去支援。我也注意到,近段时间以来,有的已经被网络曝光的房叔和豪宅,并没有得到查处,也没有被传统媒体监督报道。究其因,不排除媒体也存在跟风凑热闹现象。

我也希望,鉴于当前房产领域所负载的腐败信息极其丰富,各地的监督机构,应该主动、积极作为,对于已经曝光的房叔房婶现象,不管有没有引起媒体集中报道并产生舆论集聚效应,都应该及时介入调查。只有主动调查,才能避免被舆论集中关注和质疑的尴尬局面。

不过更大的问题还在于,通过层出不穷的房叔房妹现象我们看到,在反腐败的制度设置上,至少在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的问题上,中国立法者应该考虑适时修改。根据现行刑法的规定,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的最高刑为10年,换言之,只要没有被查出贪污、受贿的确凿证据,不管贪官捞了多少钱,哪怕是十亿百亿,最多也只需坐牢10年。而很多腐败分子,正是瞅准了这个制度空档,大肆将腐败所得用于购置不动产甚至通过投资行为洗钱。

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貌似能惩罚贪官,其实是对贪官的保护,它一来成了贪官在腐败问题暴露后两害相权取其轻的博弈避风港,二来可以免于追究行贿者的责任,三来让执法人员“偷懒”甚至选择性执法,四是形成了和贪污贿赂罪的不对等状态。在世界上一些比较清廉的国家,比如新加坡,法律就规定公职人员如果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以贪污所得论处。

房叔房妹现象不断还表明,在我国,对腐败线索的揭露,依然依靠民众和媒体的不定期曝光,这种曝光具有很大的偶然性,并不能对贪官污吏形成持续的、有效的、紧迫的心理压迫。只有尽快出台《国家工作人员阳光财产法》,才能真正从制度上对诸如多套房产等不正常现象形成遏制,最终从源头上遏制腐败,让官员不敢贪甚至不愿贪。(本文应网易之约,如有转载请注明来自网易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